| 本站首页 | 单位概况 | 行业新闻 | 地质工作 | 党群工作 | 人力资源 | 地矿文化 | 法律政策 | 下载中心 | 交流互动 | 图片新闻 | 联系我们 | 党的群众路线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地矿文化 >>职工文艺

水浒外传
  发表日期:2013年3月13日  共浏览4146 次   作者:离退休支部 任起云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枫 叶》之小说空间

 

谁主水泊梁山?自托塔天王晁盖中箭曾头市,遗言:“若那个捉的射死我的,便教他作梁山泊主。”玉麒麟卢俊义不负众望,活捉史文恭,将其剖腹剜心,祭奠晁盖亡灵,宋江为不负晁盖遗言,欲将梁山泊第一位推让与卢俊义,幸有黑旋风李逵,花和尚鲁智深等莽汉的极力反对,让位之事暂缓议论,教宋江暗自高兴。

梁山大寨三面环山,一方临水,虎踞龙盘,三关雄壮。主寨面积四百余亩,古树萌荫。聚义厅四周是一栋栋木建平房,梁山一百零八将分别居住其中,聚义厅后面,两株合抱大树下,隐现出一栋二层楼房,雕梁画栋,很有气派。那是梁山大头领宋江的住宅。

夜幕已经落下,宋江伫立在窗前。此时正值晚春时节,那濛濛细雨,在半空里飞舞,房檐下面一滴滴的水,打在檐下放置的盆景的树枝上,瑟瑟作响。夜色,细雨,宋江的脸显得阴沉。谁主水泊梁山?虽说胜算在握,但仍未一锤定音,几分担忧。真是:绵绵细雨有尽时,无边烦恼何日休。思绪中的宋江,那该发生和不该发生的一幕幕记忆凸现在眼前。

且说在山东郓城县三十余里外有一宋家庄,庄内不足百户人口,以宋姓为主,有宋太公,年近六旬,德高望重,膝下有一双男儿,老大宋江,聪明诡诈,老二宋清,生性木讷。宋太公家有薄田几亩,不算富贵殷实之家。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为改变现状,为使宋家出人头地,虽然经济不如人愿。宋太公把希望注入老大宋江身上,送宋江到学堂习文,谋取出身。留宋清在身旁务农,以作日常家用。

宋江入学堂后,努力学问,终日起早贪黑伏案苦读。欲博得个飞黄腾达,封妻荫子,青史留名。无奈,命中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宋江十年寒窗,屡试不第。灰心丧志之下,捐些银两,在郓城县衙谋得个押司小吏,为人捉笔代刀,几年下来,也算刀笔精通,吏道纯熟。虽然功名不成,不能出将入相,却在江湖上搏得个仗义疏财,“山东及时雨”的美誉。宋江暗忖,常为衣食,捉襟见肘,何来钱财疏散,难免欺世盗名。

宋江自叹命运多蹇,放着好好押司不做,虽说押司一职,不入官列,但也出公门,吃官饭,在宋家庄争得脸面。哪知自家不争气,偏生寡人有疾,那风月之情,为了一点莫名的鸟事,惹下恕杀阎婆惜,刺文双颊,发配江州,正是无端灾祸起萧蔷。

暮然间,一个淡雅素装,两唇浅敷粉脂,朱唇略微凝色,眉不染而黛墨,目不转而闪光,袅娜的倩影,闪现在记忆中,虽然时过境迁,宋江仍感觉到婆惜春风般的细语,恰似雪霜的玉脂散发出的淡香。不由身内勃然冲动。哎,冲动是魔鬼,为朋友两肋插刀,一个莫须有的虚名,如此一个美妙可意的人间尤物,却丧身在自家刀下。婆惜者,令人可怜,可悲,可惜的女人也。

宋江又想,为何总是命运捉弄,发配江州,结识了神行太保戴宗,黑旋风李逵,浪里白条张顺兄弟俩,即为死士,甚为欣喜,孰知,浔阳楼上,几杯水酒下肚,忘乎所以,乘着酒兴,狂荡起来,激情所抒,题下《西江月》一词,还书了“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日若遂凌雪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谍反诗。大逆不道,险些断头台上见阎王,阴朝地府添新鬼。

此刻想来,宋江心有余悸。梁山好汉闹江州,被裹胁上了梁山,背负“梁山草寇”之名,实心有不甘,希望一身清白,去为朝廷效力。何时能遂凌雪志,鹍鹏展翅上九天。宋江心想,这仕途之路在何方?

主宰水泊梁山,随心遂愿,梁山自晁天王晁盖后,舍我其谁?我不做梁山寨主,谁做梁山寨主?史然也,世无英雄,遂仗竖子成名。

一统水泊梁山,也不是俯首拾来,试想,一百零八将齐聚梁山,英雄聚会,盛典空前。玉麒麟卢俊义,豹子头林冲,大刀关胜,小李广花荣等众多将领,许多是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更兼文韬武略,身怀绝技,而自家呢?身材黑矮,鄙猥一小吏,能以服众?

欲实现平生抱负,仕途之路,耀祖光宗,青史留名,唯招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宋江想,一旦执水泊梁山大权,招安一事,顺理成章。试问,古往今来,一将成名万骨朽。哪一位成功人物,无不是从鲜血和白骨上站立起来的,梁山众人为何不能为自家花红桂冠作些牺牲和铺垫?

那料到,一曲《满江红》“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像打开“潘多拉”宝盒,引起轩然大波。“招安,招安,招甚鸟安”,遭受武松、李逵等人的极力反对。“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还有多少磨难”?怎生是好,计将安出?宋江想到了智多星吴用,唯君是问。

宋江推开门庭,移步走出,上梁山泊,宋江仍未婚配,孤单一人,与宋太公住在这里,繁忙的军旅生涯,按捺住了身心的躁动和不安。

倏地,宋江被一阵阵的叫骂声惊动。此时的梁山大寨,已是万家灯火,梁山众好汉欢喜饮酒,连母夜叉孙二娘,母大虫顾大嫂这等女流,也好这杯中之物,平日里关系相好的,三五一群聚在一起,大块肉,大碗酒,对酒当歌,岂不乐哉。这另类的不和谐的吵骂声,平添了一道风景线。

宋江闻其声,便知其人晓其事,吵骂声是来自与其相邻的干妹子扈三娘的家。哎,宋江不禁叹息,这是作的何孽。试想,王英,扈三娘,年少夫妻,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本应相亲相爱,却宛如冤家似的,成天里吵闹不休。此时,想是王英酒后失态,欲海生波,霸王硬上弓,未能得逞。

宋江悔不当初,那年在清风山寨,为了换取性命,一句许诺,由自家做主包办,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下嫁丑陋难堪的矮脚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岂有美满姻缘?

虽说对二人之事,宋江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仍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移步向前。昏暗的豆油灯,透过薄薄绵纸的窗户,依稀可见,王矮虎赤裸上身,跪立在地,似在哀求,一丈青扈三娘身着红肚兜,披肩散发,右手直指王英,口中不时发出怒骂声。那威风凛凛泼辣之像,与平时温和娴淑,袅袅婷婷的摸样截然相反,俨然一尊神不敢侵、鬼不能犯的女金刚。此情此景,宋江又能奈何?只能转身离去。

原来,王英出生于清风山下一猎户人家,长相丑陋难看,四肢短粗,头大好斗,身高不过五尺,父亲见其长相怪异,认是冤孽,心中甚是不喜,因此,王英自小离家出走,混迹在青州城里。

也许上天对王英薄幸了些,给了他这副尊荣。王英虽然丑陋,却天生异禀,自小力大无穷,皮肉粗糙,又得一军中教头点拨,传授了些刀枪拳脚武艺,王英依仗着一点武艺和几分蛮力,好狠称强,动辄与人争斗,成了青州城里黑社会的一方霸主。江湖人称“矮脚虎”。王矮虎是个好色之徒,出入青楼妓馆是家常便饭,街上行走的稍有姿色的妇人,光天化日之下,也敢骚扰或强掳,弄得青州城里的良家女子,谈虎色变,没有一个不畏矮脚虎王英的。

一天,王英饱暖思淫欲,思念起那曾数度春风的青州名妓小红。迈步走出家门,一路行来,无意赏鉴青州街景,疾速到了云雨楼下。只见雕梁映日,画栋乘云,朱栏低轩窗,翠帘高悬户牖。不愧为青州城里的第一名妓楼。正当王矮虎神魂荡漾时,迎面走来了浓施重抹的老鸨儿。

老鸨本是风月场中人,每天迎来送往,四面玲珑,八面开光,有超凡的识人之能。当细看来人之时,之差点没失声尖叫“妈呀”。老鸨知道王矮虎是个消费不给钱的狠主儿,临走之际还要索些银两。怕他来,他却来了。倒他娘的霉,万般无奈,老鸨强颜相迎,笑吟吟道着万福问道:“王大官人何故迟来?”只听王矮虎恶狠狠说道:“小红何在?”老鸨不禁又一心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怎知这煞神今日会来?为贪图嫖客丰厚嫖资,小红此时已属他人。只好吱唔说道:“小红已被人捷足先登,另投怀抱。”王矮虎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哼,青州城里谁不知道小红是我矮脚虎的女人,那个吃了豹子胆?”说罢,推倒老鸨,窜上二楼,飞脚撞开小红的房门。

只见那:一个肌肤丰满,面若桃花,秋波闪烁,风韵十分的女人,全身倚在一男子身上,那人头上绾着鹅梨角儿,一条红绢帕裹着,身上披着一领枣红凝绿衲袄,倒有几分英雄气概。

此刻,王矮虎心中怒火上升,不由分说,一个虎扑,双拳齐出,直向那人扑击过去。那人突想,丑汉这厮好生无理。却不敢大意,即起身举拳迎去。直吓得小红花容失色,战战兢兢,躲身床后。只见二人在屋内,你来我往,拳脚相加,打得个不亦乐乎。王矮虎虽然是突然发难出手,不仅没有占到便宜,还略显不足。二十几个回合下来,难分胜负,不由惺惺相惜,那人收拳道:“兄弟,你我为了一个女人,同室操戈,甚是不值。常言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不如寻个地方,喝上几杯,如何?”王英点头同意。

二人来到酒店,抱拳寒暄,遂自落座,道罢姓名,王矮虎方知,亦是闻名许久,那人姓燕名顺,绰号“绵毛虎”。清风山寨的大当家,绿林道上颇有名声。

俗谓“臭气相投”,燕顺与王英,一个是打家劫财的主,一个是欺行霸市的货,都是心狠手辣,残暴无比的家伙,岂非话不投机,只是相见恨晚,当即结拜为兄弟。

酒至半酣,绵毛虎燕顺道:“王英兄弟,你在青州城里,无非是收取保护费,敲诈大户人家,干些黑吃黑的营生,此等小买卖,小经营,有何前途,不如随我落草清风山,上马金,下马银,有的金钱和女人,活的多自在逍遥。”王英听说,忙道:“大哥不嫌弃,小弟愿马前鞍后,随你上山。”从此,王矮虎成了清风山寨的二当家。

活该宋江造物偃蹇,宋江杀惜,虽说未入牢笼之灾,然一路逃窜,四处漂泊,颠沛流离,苦不堪言。

一日,宋江与打虎将武松,相遇孔家庄,欢聚数十日后,洒泪分别,行者武松往二龙山,投鲁智深,杨志入伙。宋江则行走清风寨,投奔知寨花荣,寻求庇护。却不料惊慌迷路,误走到一处高山密林中,被清风山寨十四五个小喽罗打翻在地,押解上山。以为要被挖心剖肝做醒酒汤的,一句“可惜宋江死在这里”的简单缘由,保住了性命,还杀羊宰马,每日好酒好肉,受到高规格款待。

宋江初识王英,是贪婪女色的王矮虎正抱着一妇人求欢,妇人衣裙破烂,还在苦苦挣扎。经制止,宋江问那妇人道:“你是谁家宅眷?这般时节出来闲走,有甚么要紧。”只见那妇人含羞向前,答道:“奴家是清风寨知寨浑家,为因母亲弃世,今得小祥,特来坟前化纸,不想被这位大王掳来,万望垂救性命。”说罢,指着王矮虎。宋江不听则已,一闻大惊,疑这妇人为好友花荣之妻,即央求王矮虎放妇人下山。王矮虎贪恋妇人美色,怎肯轻易答应, 对宋江曰:“哥哥听禀,王英自来没个压寨夫人作伴,况兼如今这世上,以我这般尊容,能抱得美人归?”无奈,一时救人心切,不假思索,宋江跪曰:“放了这妇人,贤弟若要压寨夫人时,日后宋江拣一个停当好的,在下纳财进礼,恁地时,管教贤弟满意。”哪知一场误会,此妇人非彼妇人。

黄蜂刺,女人心。宋江存妇人之仁,释放那妇人之后,种下了祸根,自家遭难,连累了花荣,这是后话。为释放那妇人,宋江乱点鸳鸯,为制造一段不幸姻缘埋下伏笔。(未完待续……)


上一篇:师 傅
下一篇:所 谓 读 书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AutoCAD2000学习 [20421]
 · 《贵州省区域地质志》(电子 [19203]
 · 学习“十破十立”心得体会 [19036]
 · GISTOOL4.8 [17824]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网站地图 | 网站帮助 | 版权声明 | 隐私条款 | 网站纠错


版权所有: 2009-2010 ,黔ICP备09005128号
地址:贵州省清镇市北门桥 邮编:551400
 邮箱: days@i-s-days.com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