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首页 | 单位概况 | 行业新闻 | 地质工作 | 党群工作 | 人力资源 | 地矿文化 | 法律政策 | 下载中心 | 交流互动 | 图片新闻 | 联系我们 | 党的群众路线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地矿文化 >>职工文艺

师 傅
  发表日期:2013年3月13日  共浏览3576 次   作者:党政办 管利明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枫 叶》之小说空间

 

这段时间,叶子青几乎每天都有酒宴安排,这频繁的宴请,恐怕是他上任地质学校党委书记以来最多的一次。

叶子青今年五十二岁,从十八岁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地质行业干到今天,地质工龄已足足有三十四年。这三十四年,对于人的一生,似乎是个很漫长的过程,但对于历史长河来说,却只是短暂的一瞬。参加地质工作的情景,就好像在昨天。

上半年,省地矿局吴局长把他叫到局里,告诉他省里对事业单位体制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将局属地质学校从系统中分离开来,归并到省里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要他和学校的领导班子共同做好干部职工的思想工作,完善资产清理和移交工作, 在改制的过程中,做到人心不散、思想不乱、资产清晰、平稳过度。

其实,事业单位体制改革已经喊了好多年,大家在心里也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和承受能力,但这决定一旦下来,包括他叶子青在内的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到了有些突然。

地质学校成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属中等职业技术专业学校,虽然前面挂了个“省”字的番号,但行政上一直由省地矿局管理,迄今已有近四十年的历史,比他叶子青的工龄还长。四十年来,这个学校曾经为全省的地勘行业培养了数千名地质专业人材,也培训出了众多的高级技术工人,为省里的地质勘查工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现在,这个番号很快就要成为历史,这支队伍也将脱离地矿大家庭而并为省属教育系统。尽管在这之前,许多人都在心里盼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可一旦来临,大家心里都有一种难舍难离的感觉。随着合并日期的一天天临近,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于是这段时间,在资产清理完成移交后,叶子青的唯一心愿, 就是想和与他们学校长期合作的一些兄弟地勘单位的领导和朋友喝杯告别酒。一来是感谢这些兄弟单位对地校几十年生存发展的一贯支持和帮助,二来毕竟在地矿这个大家庭里共同生活了几十年,有着血浓于水的兄弟情谊,要离别,心里实实地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今晚的宴请,是最后的一个单位。这个单位是云盘山地质队,与他们地质学校既是邻居,也是他叶子青最初参加地质工作所在的单位,应该算是娘家人。长期以来,地校的许多学生毕业前都是安排在云盘山地质队实习,两个单位有着渊源流长、水乳交融的关系。席间,当叶子青举起第一杯酒时,他的喉头顿时感到一阵堵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还是云盘山地质队的欧阳队长能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只见欧阳举起杯,豪爽地站起来,对他们领导班子一行人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咱们和地校愉快地合作了几十年,兄弟情深一辈子,是缘分,也值了。这杯酒,不应该是告别酒,而应该是壮行酒。我用这杯酒,祝我们兄弟单位在新的领域里有更好的发展并取得更大的成就。干!说完脖子一仰,一杯酒倒了下去。叶子青见状,心里一阵感激,只说了句“我们永远是兄弟”也随即一干而尽。这顿饭,菜吃得不多,酒却喝了不少。虽然席间大家有说有笑,但在心里,都流露出了一份依依难舍的情感。

回到家里,已是深夜时分。灯亮着,但妻子早已入睡。叶子青简单地冲了个澡,便躺在妻子身边,却一直没有睡意。叶子青出身于一个地质世家,父亲在另一个地质队工作,现在早已退休回了老家。他是子承父业才进了地质行业,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现在,叶子青在回想这三十多年的地质生涯,他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是啊,人生一辈子,有几个三十年。在他这个年岁,应该说他的整个青春和大半个人生都奉献给了地质事业。虽然没有亲自去找到一块矿石,也没有像钻探工人在机场上打过一米的进尺,但他一直都是间接地从事着地勘行业的服务工作,在为地质事业的发展和壮大中默默地付出自己的努力。但如果要说最直接的地质工作, 那就应该是叶子青最初参加地质工作时,被分配到钻探机场当水泵工的那两年。

那时叶子青才十八岁,高中毕业后,由于家庭经济拮据,不能供他继续读书,他便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随着地质行业内部招工,来到了云盘山地质队。那时他很瘦小,又恰逢一个钻机上的一位老水泵工退休,他就很自然地被安排到了水泵房,接替了为钻机供水的工作。

那个水泵房,在一个深山的谷底,旁边是一条常年不断的小溪。他们的工作就是在机场开钻后,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向钻机供水,直至钻孔施工完毕,才有稍微的歇息。这份工作虽不劳累,但责任却很重大,设备运转需要人轮流值守。泵房共两个人,除了他,还有个比他年长的师傅。师傅姓陈,叫陈守德,当时有四十多岁,不识字,没文化,却有着丰富的水泵工作经历。只要听柴油机和水泵的声音,他就知道设备运转是否正常,该不该进行维修。叶子青对师傅这一套过硬的技术很是佩服,也很敬重。尤其让叶子青感激的是,师傅从不让他值守夜班。师傅说,年轻人瞌睡大,耽搁一夜眠,十夜补不全。不像他这个后三十年睡不着的年纪,第二天补一觉就没事了。叶子青知道师傅是在关心他,照顾他,但任他怎样争执,师傅就是不肯和他换班。师傅说,这泵房尽管只有我们两个人,但凭我的工龄,总可以当你的领导吧,你年纪轻轻的,就应该服从领导的安排。一句话,说得叶子青哭笑不得、无言以对。师傅最后说,其实让你值守白天,一是你们年轻人正在长身体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个好的睡眠,更主要的是,你可以利用白天的时间多读点书,多增长些知识,将来有机会也好考上一个大专大学什么的,你总不能跟着我这个大字不识一筐的老头子守一辈子的泵房吧。叶子青听了, 心里的感激直接无法言表。他想,他只有用认真的工作和勤奋的学习才能报答师傅对他父亲般的关爱。

从此,在柴油机和水泵很有节奏的运转声中,叶子青重新捧起了几乎丢掉的书本,一头扎进烟波浩淼的知识海洋里。通过两年的自学,他终于考起了党政管理成人大专,带薪进入了省城的一所高等院校。临走前的一天,正好是钻机搬迁的时候,没有供水任务。他虽然从未喝过酒,但第一次在山村的酒坊买来了两斤包谷酒,并且杀了一只鸡,陪着师傅一直喝到深夜。他醉了,师傅也醉了。他们相拥一起,都流下了眼泪。师傅的眼泪是为他勤奋学习所取得的成绩而发自内心的高兴,是喜极而泣;叶子青的眼泪是难舍难分的离情,是对师傅感恩的泪水。他们就这样絮絮叨叨并且杂乱无章地诉说着过往,一直到天亮。

大专毕业后,叶子青自然地留在了队部机关搞党政工作,由于工作出色,三年后便提为了政工科长,后来局在考察干部时,又把他提升为副处级干部并调整到了地质学校当工会主席,然后任副校长、校长,直至现在的党委书记。

躺在床上的叶子青至今回想起这一切,就好像是昨前天的事情。说实在的,当初如果没有陈守德师傅的鼓励和支持,也就没有他叶子青的后来和现在。师傅虽然没有文化,却是他这个文化人的引路者。师傅是他一步步前进的动力,也是他不断成熟和成长的阶梯。他觉得在这个即将离开地矿大家庭的时刻,他首先应该感谢和拜望的个人,就是待他恩重如山的师傅。

第二天是双休日,叶子青叫上驾驶员小苏,并带上两条中华烟和两瓶茅台酒就趋车前往师傅家。师傅现在已是年近八旬的人,二十年前就退了休。退休后的师傅闲不住,就回了自己的家乡种田土。师傅的家不很远,农村实现村村通后,不足三小时的车路就到了他的家。叶子青见到陈师傅时,师傅正在屋里卷着旱烟,从满脸的皱纹上看上去有些消瘦,人却很精神。见到叶子青,师傅说,一大早就有个蜘蛛吊在我眼前,老话讲蜘蛛吊,亲人到,没想到把你小子给盼来了。以前在泵房,师傅都是小子啊子青啊这样叫他,他都听习惯了,而今天这一声小子,他却感到分外的亲切,像是回到了当年的泵房。落坐后叶子青说,师傅,我这次看望你,是来向你道别的。我们学校要合并到省技术职业学院去了。师傅说,你不用讲, 我都晓得了。前段时间电视上天天都在讲体制改革的事,我虽然不识字,但还是听得懂。国家说连地质队都要改,你学校还能不改吗?改只会越改越好嘛。叶子青说,这一改我们就要离开地质行业,就不是地矿局的人了。师傅说,不管是哪里的人,大家的感情总不能跟着改了吧,在地质队那些摸爬滚打的情份总不会改了吧,咱们熬更守夜为钻机供水的那些岁月总不会改了吧。如果这些都改了,你小子当了这么大的官,今天还会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吗?我给你讲,地质人是一家亲,扯断皮肉连着筋。咱们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我看啊,你小子是福气来了,从糠箩跳进了米箩,你就好好干吧。

一席话,把叶子青的心里说得热乎乎、暖洋洋的。一个大字不识的老人,一个对地质队怀有终身情结的人,对国家体制改革的认同竟是如此的宽广和豁达,是叶子青没有想到的。是啊,地质人是一家亲,扯断皮肉连着筋。这是多么朴实的语言,这是多么真挚的感情。在地质行业干了三十多年,又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他,怎么就提炼不出这样的语言呢。看来,在生活中,人品上,师傅永远是他的老师,是他的领导。叶子青暗暗把这句话刻入自己的心扉,即使到退休那一天,或者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也不会忘记。

中午吃饭的时候,叶子青拿出了他带来的烟和酒。师傅说,烟你拿走,再好的烟也没有我的旱烟来劲,又止咳又化痰,习惯了。酒可以留下,就算你小子留下的念想。看到它,就会想到你。现在,不管你当了多大的官,今天在你师傅这里,咱们还是喝包谷酒,就像当年在水泵房一样。叶子青说,好好好,我今天到师傅这里,就是来寻找当年咱们师徒在一起的感觉。

包谷酒倒进土碗里,叶子青和师傅各端了一碗,第一口喝下去,竟是觉得那样的淳香和甘美,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年在泵房工作的情景。自从叶子青走上领导岗位,各种高档酒喝了不少,各种豪华酒楼也进过不少,但常常都是喝着场面上的酒,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多半都是出于应酬。而今天,他和师傅的这碗酒,却凝聚了比茅台酒还要浓还要淳的深情厚意,是他和师傅的忘年之情。伴着爽口的农家菜,他陪师傅喝了许多酒。他醉了,师傅也醉了。这次师徒俩都没有哭,而是不停地说着过往,不停地笑。叶子青还第一次抽了师傅的旱烟,差点把眼泪都呛出来,然而他却觉得很开心,很高兴,师徒俩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代。临别时,师傅说,子青啊,你现在出息了,又赶上了进省城的好时光,不管到哪里,都不要忘记在地质队的艰苦日子,要用我们守护水泵的精神去干工作,就一定会更有出息。

是啊,用守护水泵的精神,那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啊。叶子青清楚地记得,他在泵房工作的第二个夏天,有天晚上,山里突然下起了罕见的暴雨,洪水迅猛冲向小溪,不但冲垮了他们搭建的简易住房,还差点把水泵和柴油机冲走。然而,他们没有去顾及自己的财物,而是和师傅在漆黑的夜晚打着手电筒,连忙找来铁丝将水泵和柴油机死死地捆在一棵大树上,才保住了设备的完好无损。这天晚上,他们无处避雨安身,师徒俩只好用唯一的一件雨衣顶在头上,在雨夜里的大树下守护着设备,一直坐到天亮。这种精神,就是一种敢于吃苦的精神,就是一种敢于抗争的精神,也是一种大无畏的公而忘私的精神。师傅没有高深的理论,师傅想说的,其实就是地矿人的“三光荣”精神。

告别陈师傅后,叶子青感到他对自己与生俱来的地质情结又有了更清晰的认识,那就是当你把这种情感植入心底、融入血脉后,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置于什么环境,它的质不会变,它的根不会断,并且只能更深、更浓、更牢固。正像师傅说的那样:地质人是一家亲,扯断皮肉连着筋。叶子青明显地感到,他在师傅这里,又获取了新的信心和力量。从明天起,他会带着一个轻松的心态和一个全新的面貌到一个新的岗位,去迎接生活和事业的挑战。


上一篇:放飞梦想
下一篇:水浒外传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AutoCAD2000学习 [20303]
 · 《贵州省区域地质志》(电子 [19004]
 · 学习“十破十立”心得体会 [18898]
 · GISTOOL4.8 [17655]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网站地图 | 网站帮助 | 版权声明 | 隐私条款 | 网站纠错


版权所有: 2009-2010 ,黔ICP备09005128号
地址:贵州省清镇市北门桥 邮编:551400
 邮箱: admin@35551311.com QQ: